首页 > 体育竞速
刘胜军:汇丰新“声明”并无太大新意 “关键细
2020-07-27 10:02:04            

中新经纬客户端7月26日电 题:《刘胜军:汇丰新“声明”并无太大新意 “关键细节”闪烁其词》

作者 刘胜军(国是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

舆论风暴之下,汇丰集团发表了“关于华为事件的几点说明”。这个回应,与6月19日声明相比,并无太大新意:

·声明内容空洞、言之无物,只喊冤不说自己冤在何处。

·对于媒体质疑的“关键细节”,或予以回避或闪烁其词。

汇丰的文字游戏

既然如此,汇丰为何还要发此声明呢?答案在于:玩弄文字游戏。我们来看看汇丰如何玩弄文字游戏的:

1、汇丰没有参与美国司法部关于对华为展开调查的决定,也没有鼓动美国司法部这样做。汇丰更没有介入美国司法部关于逮捕华为首席财务官或起诉华为的决定。

这是一段正确的废话。从来没有人指控汇丰“参与美国司法部的决定”,想参与也没资格,你以为你是谁?

2、华为事件发展的脉络非常明确地显示出,美方对华为发起的调查不是由汇丰引发的,美方对华为的详细审查在汇丰集团2016年末被卷入之前早已存在。

这段话同样是答非所问。美国蓄意调查华为,然后施压汇丰予以配合,当然这一调查不是汇丰引起的。对于汇丰是迫于美国压力而被动参与的,这一点并无人怀疑。

3、汇丰对华为没有任何恶意,也没有“构陷”华为。汇丰集团向美国司法部提供的材料是应其官方正式要求而提供的。在回应美国司法部信息要求时,汇丰仅是提供事实性信息。汇丰没有“编造”证据或者“隐瞒”事实,也不会歪曲事实或为了我们自己的利益伤害任何客户。

的确,汇丰提供的PPT是“事实性信息”、没有编造证据或隐瞒事实。但是,是汇丰凭借这“单薄的事实”就大胆声称自己遭到了华为的误导,而诸多来往细节已经证明华为完全没有误导汇丰。问题的关键不是汇丰“编造事实”,而是它“歪曲性地利用事实”。

4、汇丰从未“设置陷阱诱捕华为”。在关注到2012年12月和2013年1月媒体关于华为与星通关系的负面报道后,汇丰向华为进行了例行的询问,这是履行银行了解客户义务的正常流程。

诸多细节表明,汇丰的“正常流程”很不正常。汇丰要证明自己未设置陷阱,就必须澄清不符合逻辑的行为细节。

5、需要再次强调的是,汇丰所秉承的价值观决定了我们绝不会为了自身利益而歪曲事实或蓄意伤害他人利益。

对这种“价值观自信”只能呵呵了。君不见:汇丰银行竟然参与南美洲的贩毒洗钱,还成为《洗钱银行》(CARTEL BANK)的主角、作为Netflix的纪录片《Dirty Money》第一季第四集。你好意思大谈价值观?

魔鬼藏在细节之中

魔鬼藏在细节之中。如果汇丰真有诚意“自证清白”,就不要再继续“打太极拳”,请认真、详细、无保留地回答以下问题:

1. 汇丰声称:只有“初级”员工清楚华为与香港星通的关系,但这些“初级”员工没有将相关信息传递给“高级”管理者,导致后者只能依赖孟晚舟提供的PPT判断风险。请问,难道这不是汇丰自身的问题吗?咋就成了孟晚舟的责任呢?

2. 堂堂汇丰银行,面对华为这么一家巨型企业,风险评估居然仅依靠孟晚舟的PPT?

3. 孟晚舟会见汇丰高管时,香港星通的汇丰账户已关闭,双方关于伊朗业务的合作已经结束。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多此一举约见孟晚舟?

4. 汇丰为何把8000万美元的信用额度夸大为9亿美元?为何要隐瞒华为早在2017年6月就取消了这一信用额度的事实?

5. 为何非要约见孟晚舟而非华为其他人士?你不知道孟晚舟工作有多么繁重吗?还是因为她才是任正非最大的“软肋”?

6. 为何约见孟晚舟没有正式的电子邮件确认?

7. 为何与孟晚舟的约见安排在牛排馆而不是汇丰办公室?

8. 牛排馆会面后,汇丰银行为何反复索要英文版PPT?(记住,这是孟晚舟案件唯一的所谓证据)

9. 为何约见孟晚舟的艾伦·托马斯竟然已经“退休”且拒绝回应媒体问题?“光明磊落”的兄弟,能否出来走几步?如果你有良知,就应该去加拿大法庭出庭作证。

10. 为何汇丰在与美国司法部达成为期5年(2012-2017)的《延期起诉协议》后的2013年就很巧合地“主动”约见孟晚舟?

11. 为何尽管美国司法部认为“汇丰的合规仍有很大缺陷”,但美国检方却“出人意料”地撤销了对汇丰的全部刑事指控?仅仅因为汇丰按照美国司法部要求提供了事实而已这么简单吗?

12. 路透社发表一篇报道分析指出:汇丰“配合”美国提交华为调查结果,“凑巧”就在汇丰与美国司法部协议到期前启动,“汇丰希望以此抵抗美国司法部针对其涉嫌反制裁提出的指控”。对此,汇丰有何辩解?(中新经纬APP)

刘胜军

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备案:苏ICP备12041210号-2
版权所有: 网络游戏科技   
中国互联网协会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